Doris

栀子早就败了
黄桷兰很香很香

涵总给的粽子超~好吃
蛋黄咸肉板栗粽
自己姐姐做得太实在了
两个咸蛋黄
大块的咸肉
料都要比米多了吧
一口下去满满的幸福

不过
好像来了这边
就再没吃过甜粽了啊……

其实一辈子
挺一挺也就过去了

也对

渐渐的

把我拉回来的
成了人间琐碎的温暖
某些平凡的瞬间

黄昏的树影
雨霁的泥土腥气
雪上强烈而无温度的日光

孤独这两个字拆开来看,
有孩童,有瓜果,有走兽,有蚊蝇,
足以撑起一个盛夏傍晚间的巷子口,
人情味十足。
稚儿擎瓜柳棚下,
细犬逐蝶窄巷中,
人间繁华多笑语,
惟我空余两鬓风。
——孩童水果猫狗飞蝇当然热闹,
可都和你无关,
这就叫孤独。
                                              ——林语堂

每天要顶着两点钟的太阳来上课
没有空调就算了
能不能不要电风扇也坏掉☹️

阴雨和暴晒
两周一轮换

我想回家

……我想回家

腮红血泪史

最近腮红相继阵亡

终于发现
我的腮红们最终都会走上同一条路——

摔掉盖子
磕掉一块
摔得稀碎

下午尝试了一下压盘
还算成功
……不过大概
以后可以试试非粉状的腮红了
毕竟
这么一路摔下去也不是长久之计啊🙃

昨天和William一起打的耳洞
耳骨确实比耳垂要痛

记录一下
不知道多久可以长好呀

小学同桌说
我这辈子都不打耳洞
为什么?
我妈妈说了,打了耳洞就是残疾!

Hhhh……
难为我一直记到现在

突然很怀念家乡的天气

冬的凛冽
夏的明朗
春的清澈
秋的高远

每个季节都那么分明
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记

路灯下
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
雪片窸窣落地的声音

旧围墙
一片郁郁葱葱的爬山虎
斜阳里染上一层金红

尤其夏末秋初的时节
天空既高且远
那种蓝
让人觉得
如果灵魂有颜色
大抵也不过这般摄人心魄

太过纯粹
反而不容凝视

那是一种让我想永远停驻的颜色

一点半
图书馆

一个大叔推着一个大桶来给花花们浇水

一人一瓢

留下一条水印儿

莫名有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