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ris

不得行
最近口红要涂得骚气一点
妆也要化浓一点
不然走路上时不时就有小姐姐朝我笑……
看一眼低头抿嘴一笑然后再抬起头瞄一眼那种🙃
还有盯着盯着看眼睛发光的那种
简直了……

晚上果断把裸色换成血浆色
还卷了一层卷才出门

都怪椰岛
店长呀
头发剪太短啦

十月的重庆是什么





随身携带的折叠伞
不见天日的防晒霜
超短裙撞上长毛衣
热咖啡配着冰可乐

适合长久忍耐里早有预兆的告别
适合久别重逢时热泪盈眶的相拥

转身模糊的轮廓
颈侧陌生的香气

今日膝盖不支持侧睡模式
作为一个习惯左侧卧的平地摔种子选手

哭哭

刚刚在淋浴间惊奇地发现
小腿胫骨前侧竟然斜着长长一条青
比手还长233
膝盖上青里透紫紫里泛黑的一团
加上之前不知道哪里弄来的青青紫紫
跟水彩画似的
非常艺术了
幸好天气凉了要穿长裤

冲了烫烫的水
jio还是凉凉
第一天开电热毯啦啦啦
在竹海睡了两天电热毯
回来很想念把自己摊在床上不断翻面保证受热均匀(避免烫熟)的日子

我不管
我要侧睡!
咬牙也要侧睡!!

爬了山总是要还的

洗漱过从阳台进房间
踩滑在推拉门框上
于是麻利地出溜到地上
侧躺在Helicia座位旁边
手里还牢牢攥着洁面
Helicia回过头一脸吃鲸
抬头对视一秒
然后开始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地好滑
哈哈哈我摔了摔了
哈哈哈哈嘶好痛

从什么时候起
不管摔得多狠
都再不撅嘴摆哭脸
再不认真喊痛

第一反应从来都是
哈哈哈怎么搞的好好笑哦

听说
小时候就和别人家的孩子不太一样
摔了从来不哭不闹
问:怎么摔的呀?
自己摔的
疼不疼?
不疼!
回家还会自己找碘伏找酒精
处理伤口的流程门儿清
哇……
原来我从小就是个这么让人省心的娃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心理其实……
……其实是
我是自己摔倒的是我不小心我知道错了我真的不痛不难过我还能自己清理伤口所以爸爸妈妈千万别说我

嗯……
微微觉得当年的那个小女孩儿有些傻气得可爱
还掺着那么一点点心酸

竹海里没摔的那一跤
总算是找补回来了
那我也就放心了🙂
唯一想不明白的是
膝盖和小腿的淤青很正常
可是手腕内侧的血点要怎么解释呢
我是躺那了
可我也没趴地上往前梭呀233

司南会难过一阵子就忘了吗?
不会。

他可以一死了之
但司南会在漫长孤独的时光中行走很久很久

两个人
能够盛得下对方深沉的情
又担得起自己厚重的爱
宽阔得足够
坚韧得刚好

多么难得

刚刚突然意识到
耳骨上那个耳洞
好像长好了

从5.28到10.5
四个多月了呀
终于
还算快了

打完三天
夜里无意识把钉带掉了装不回去
一度痛到虚脱
痛到觉得这辈子都不会长好了
还有后来无休无止的消毒上药清血水
其实咬一咬牙也熬过来了

幸好没有放弃它让它长回去
“痛都痛了,不能白痛呀”
不知道自己在倔什么🙄

耳骨钉确实确实非常痛
那些说不痛的都是忽悠人
一次就够
反正我是不会再打

对于那些问我痛不痛的姑娘们
痛!
请你们打之前三,六,九,十二思
最好就是思也别思

可是我慢慢发觉
我大概是个对痛觉很敏感
但是又特别能忍痛的人
这种是存在的吗🤔

一望可相见
一步如重城

学还没开
先放高温假
不知道该高兴还是……

大四的课表丧心病狂
只有周五没有课
不是很懂把国际法放大四是什么打算

计划实习的同学们
好像突然知道了
为什么就业率如此低下🤔

火车上做了一个梦
刚醒来还记得清楚
缓缓神没写下来
就再想不起了

只记得
大概是个很温柔的梦

似是故人来

没有告别
没有压抑
开始经过一概记不清
只觉得暖

在数不清的梦境里
头一遭
让人觉得暖融融的
醒来不觉可怖
也不觉遗憾

许是这位故人
也在某个时刻
看些想些什么
忽的想起
某个支离的片段
接着恍然

是属于早些时候
一点琐碎又温暖的故事

留着费心
无处安放
却又舍不得忘

暑假里攒下的
各样的傍晚